【專心專講】基督徒可以修習靜觀嗎?

72

蒲錦昌牧師︱本會副總幹事

香港社會近年動盪不安,世界不少地方和國家也面對重重困難。單是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就把整個世界的經濟狀況和發展計劃打亂,疫情至今仍然未見結束的一日。有醫學界人士認為,隨著變種病毒的出現,清零是沒可能的了,病毒會像感冒一樣長期存在於社會,我們要學習與病毒共存。至於香港社會方面,每天的新聞終於有「新」聞的感覺,因為這些新聞都是聞所未聞的,跟以前「日光之下無新事」的晨早天氣和交通報告的確不可同日而語。活
在香港,難免會焦慮和不安。

身處這樣的環境, 一般人除了透過具體的行動來回應之外, 很自然地會以種種方式探索自己內心的世界,希望安心。源自東方,傳往西方又回流東方的靜觀(Mindfulness) 修習便是其中之一。不過,對於修習這類有益身心的練習,基督徒往往會有一堆問題:基督徒可以修習這些源自佛教的東西嗎?會不會違背基督信仰呢?如果可以的話,是不是跟隨佛教的僧人修習也沒問題呢?有沒有合乎基督宗教的靜觀練習可供採用呢?

我一直也在尋找這些問題的答案。最近,讀到《與主相遇:公教徒的覺察靜修》(註1),終於找到較有條理的答案。

《與主相遇》一書的作者博格雷博士 (Dr. Gregory Bottaro) 是天主教徒,曾加入方濟修會,後來取得博士學位,並成為天主教心理學院總監,為有需要的人提供服務。他又創辦了「天主教覺察靜修」(註2)網上課程,與人分享他的經驗和心得。

在《與主相遇》一書中, 博格雷特別寫了一篇附錄:「佛教與天主教的覺察靜修」, 來解答基督徒的疑惑。無疑, 覺察靜修源自佛教八正道的正念 (Right Mindfulness),乃佛教徒邁向覺悟的其中一個過程。不過,自從一九七九年起,美國麻省大學醫學院的研究員卡巴金(Jon Kabat-Zinn) 卻成功的創立了「覺察靜修減壓療法」(MBSR),使沒有宗教信仰者也可以修習以減輕疾病的痛苦,促進身心的健康。覺察靜修從始可以有獨立於佛教信仰的身份。此外,只要我們以基督信仰為基礎進行覺察靜修,那麼,其目標就不是佛教追求的空,而是向上主全然的委身和交託。博格雷透過心理學對人內心世界和腦部操作的了解,結合基督信仰及歷代靈修大師的經驗,提出了八個星期的實用性覺察靜修練習,使基督徒可以不用顧慮又有具體可行的方法來修習,有助身心健康和靈性生活。(註3)

我們一定會問:那麼,基督教徒也可以用嗎?此書有中國神學研究院的靈修學老師潘怡蓉助理教授的推薦文(註4),相信大家也會放心吧!

只要你把書中的「天主」改為「上帝」或「神」便可,因為這個不外是個翻譯的問題而已。

註1: 博格雷博士著,教區婚姻與家庭牧民委員會譯:《與主相遇:公教徒的覺察靜修》(香港:教區婚姻與家庭牧民委員會,2021年7月初版)。
註2: Mindfulness 有譯為靜觀的,此書則譯為覺察靜修。
註3: 書中各種練習可從 www.catholicmindfulness.com 網站免費下載。
註4: 同註1,推薦文三。
註5: 香港聖公會輔導服務處、聖雅各福群會、天主教的明愛全人發展培訓中心均有提供靜觀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