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心專講】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關懷弱小

70

郭偉強 本會社會服務總協調主任

新型冠狀病毒開始肆虐至今,區會透過堂會、學校和機構的聯合行動,一直適時地作出服務行動,關懷社區的弱勢社群。

因著疫情的發展,香港出現經濟困難,社會上受薪階層出現開工不足、需放無薪假、半失業及失業的情況日趨普遍。低收入家庭和弱勢社群出現緊急經濟困難的情況大增,我們的學校、堂會和機構辨識到有緊急經濟援助的人士和家庭,透過區會的緊急援助金給予即時經濟援助。二零二零年全年我們共發放了$300,000緊急援助金,幫助了60個家庭。當中大部份是因為疫情影響家庭收入,不能支持生活費,積蓄接近用罄,但未能或未申請到經濟援助,約佔全部個案的67%。其次是因為家庭發生突然變故,出現短暫的緊急經濟援助需要,約佔全部個案的30%。88%的個案由學校轉介,12%由堂會轉介,2%由區會所屬機構轉介。

我們在新界西的家情軒,即時調整工作重點,積極聯繫伙伴機構,搜集防疫物資、食物、食物券和其他生活必需品,透過我們在屯門、元朗和天水圍的堂會、學校和機構,把防疫物資和生活必需品送給區內的低收入家庭和弱勢社群,以減輕他們的家庭經濟負擔。此外,除著學校停課時間延長,區內不少低收入家庭沒有能力負擔上網費用,以至影響在學子女未能在網上進行學習,中心在做足防疫措施和照顧到社交距離的限制下,開放中心讓有需要的家庭可以安排其子女到中心,用中心的寬頻服務維持網上學習;另一方面亦申請資源,給有經濟困難的家庭發放書簿及校服津貼和平板電腦,減輕其在子女教育方面的經濟負擔,幫助子女在停課期間仍能進行網上學習。

我們學校支援服務的社工在停課期間仍然維持駐校服務,透過電話和視象的方式和有需要的學生及家長保持緊密聯絡。在一些學校辨識到一些危機個案,藉著與教職員的協助採取合適的介入措施,避免不幸的事件發生。另一方面我們一些駐校社工透過電腦網絡為學生和家長提供小組活動,舒緩其情緒;亦有同工藉此媒介組織親子活動,以紓緩停課期間家長長期在家照顧子女可能出現的困難。

家庭支援服務中心和臨床心理學服務即時調整工作手法和重點,採用電腦網絡和視象方式,為個案繼續提供輔導和心理治療服務,也為老師、社工、教牧同工和家長提供與情緒行為心裡問題有關知識的工作坊和講座,支援大家在疫情期間繼續服事有需要的人。臨床心理服務亦製作了「關心疫境、逆境下的你」短片,上載於區會網頁作公眾教育。家庭支援服務中心更調整了工作重點,運用靜觀、繪本和藝術治療等媒介,幫助家長提升反省力及靈性的敏銳度,從靜中得力以應對疫情所帶來情緒張力。

透過幹事部同工的聯繫,區會得到「香港崇德社」捐助1,005張數據咭、111個WiFi 蛋連數據咭、35部二手手提電腦和5部平板電腦,透過區會的中、小學校分發給合資格的低收入家庭學生,支援他們網上學習。除此之外因著疫情長期的發展,為減輕低收入家庭在防疫物資方面的支出,得幹事部同工的聯絡,區會得到「會計界愛心同盟有限公司」的捐助,以及區會各中、小、幼學校的積極支持,在二零二一年一月疫情嚴峻時,把110,000個成人防疫口罩送給我們接觸到的低收入家庭和弱勢社群。

區會在極有限的資源下,能夠適時作出一系列行動,關懷社區內的弱勢社群,實有賴我們各堂會、學校和機構,順服聖靈的引導,秉承彼此分享精神,實踐聖經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眾人的事,和關懷弱小的教訓;以合夥組織 (Partnership in Mission),透過聯合行動(Joint Action for Mission),本著彼此分享精神(Sharing for Mission),忠心完成上述的服事行動。

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區會一直堅持自己籌募經費服事社群,這樣區會才有自主和自由去評估和決定服事我們辨識到的弱勢社群,為此區會每年需最少要籌募得$2,000,000社會服務經費,始能維持這些沒有得到任何政府資助的服務單位繼續營運,服事社群。區會一直以來均依賴各堂、校和機構積極支持每年推行的慈愛券籌募運動,籌募社會服務經費。多年以來每年均約籌得$1,500,000。但是受到疫情影響,二零一九至二零年度區會的慈愛券籌募運動,只籌得約$600,000。二零二零年一月到現在大部份時間學校都停課,堂會亦停止了實體聚會。二零二零至二一年度的慈愛券籌募運動,到一月底為止只籌募得約$30,000,遠遠未達所需,懇請大家記念!願我們在這艱難時期,仍堅持實踐分享精神,盡行善的力關懷弱小。「你的手若有行善的力量,不可推辭,要施與那應得的人。」(箴三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