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幹事心聲】清零抑或共存

487

王家輝牧師

新冠病毒不斷變異,其傳播力變得更強,但殺傷力則降低,至於對病癒者之影響則仍有待觀察。經歷兩年多的疫情後,採取甚麼模式應對疫情,是科學、價值取向、民眾生活習慣和國策等的考量。現存兩種取態截然不同的抗疫模式正作出比較:一邊是「清零」,以尋找及切斷傳播鍊為目標;另一邊就是「與病毒共存」。

「清零」模式是極高的理想,而付出的人力、物力和經濟代價也相當大。由於要尋找感染源頭,所以要先掌握民眾生活細節,然後將感染者隔離治療,並將有可能受感染者隔離作醫學觀察,這樣才有機會切斷傳播鍊。

「與病毒共存」模式是務實的取態。既然病毒傳播力強,根本難以切斷傳播鍊。反正,病毒的殺傷力已降至與流感相近,對民眾所帶來的生命威脅,理論上也是大大降低。如常生活比起沒完沒了的生活限制更重要,故大部份人也甘願冒險。

究竟兩種抗疫模式,那個才是正確的選擇,也許要留待將來得到更多分析數據方可分曉。這兩種抗疫模式令我聯想到,基督徒在世生活其實也是面對類似的掙扎。我們知道在信主後,該是「罪惡清零」(無論個人的罪或是群體的罪也該清零)。可是在現實裡,我們卻要面對「與罪惡共存」的困擾。

罪惡清零之難在於基督徒也會偶然被過犯所勝(加六1)。相信我們也深切體驗到應做的不做(Sin of Omission),而不應做的反倒去做(Sin of Commission)的掙扎。這樣的掙扎是所有基督徒的苦惱,每個人不論在思想、言語和行為上總會有過犯。然而,我們不會甘心與罪惡共存,因為這明顯與信仰不符。倘若靠人的努力就可以克勝罪惡,這個世界也不會變成今天這樣混亂的模樣,而耶穌基督也不用為眾人犧牲了!正因為人無力自救,所以唯靠上帝恩典方能解除罪惡捆綁。在得著救恩之後與離世回歸上帝懷抱之前,這段日子就是給基督徒的考驗。借用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的講法,這是一條「成聖之路」(The Path to Perfection),當中最重要是上帝的愛與聖靈所賜的恩——成聖之恩(Sanctifying Grace)。

除了著重個人追求成聖,我們也不能忽略結構的罪(Structural Sin)對人所帶來的傷害。今時今日各種制度的設立,原意是避免結構的罪對人造成傷害。例如:司法制度保障每個人獲公平的審訊;僱員保障制度確保僱員獲合理的待遇和權益。其實我們就是組成結構的一部份,所以阻止結構被濫用或扭曲,就是我們共同的責任。 倘若基督徒認同不能接受與罪惡共存,那麼我們除了要克服個人的罪之外,對付結構的罪也需要有同樣的決心。這是挑戰,也是我們當竭力承擔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