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心專講】在牧職中成長

36

蒲錦昌牧師 本會副總幹事

曾經聽過一些信徒領袖説:「神學生經過神學院幾年的訓練,成功畢業的應該足以應付教會的需要。難道請了工人還要貼錢貼時間給他/她學習,像請學徒一般嗎?」這種想法看似有理,但細心一想又發覺實況並非這樣簡單。

首先,牧者就像聖經中的祭司,他/她既代表人向上帝禱告祈求,也代表上帝向人説話。上帝是完美無瑕的,人卻充滿缺陷和不足。如何處理這種矛盾和自身的張力呢?把自己打扮成天下無敵而掩藏自身的軟弱?又或者只懂同情自己的弱點而不思進取?牧者需要在牧職初期摸索自己的角色,培養及操練靈性的修為,建立起可以支持一生牧職的內功。牧者的靈性生命和所有基督徒一樣,都需要成長,有時還需要導師的指導。沒有靈命為基礎的事奉,就像水源閉塞的井,最終必定乾涸。

其次,以改革宗傳統而言,牧職是主道與聖禮的職事。按本會堂會的習慣,初入職的宣教師都需要承擔宣道和教導的職責。在神學院受訓幾年,應該可以應付了吧?誰不知學術發展速度何止一日千里,單以神學而言,各家各派的學說多得難以消化,科目間的區別和切割進一步使學問碎片化,連學者也難以招架,何況學生?讀了幾年神學,如果能夠貫通不同學科,又善於結合理論與實踐,上台講道能夠讓弟兄姊妹既明白又得益,在主日學教導時能讓弟兄姊妹對信仰有更深刻的了解和更廣濶的眼界,離開教會時覺得比到教會時更充實,並且可以把信仰用於日常生活中,那麼,這個恐怕是天才了!由於講道和教導都是綜合性的能力,牧者需要長時間累積聖經和神學等的學問,磨練表達的技巧,瞭解會眾的需要,才能更好的面對這艱巨的挑戰。如果有友伴或導師,互相砥礪,假以時日,牧者自然會更有信心供應群羊生命之糧和成長所需的養分。

至於牧者有一天準備接受更重的責任和更大的挑戰,願意受按為牧師,自然需要對聖禮的施行及其神學含義有更深入和透徹的瞭解,否則連洗禮班教學的工作可能也應付不來。中華基督教會是個合一的教會,一向歡迎不同傳統的同工在堂會事奉。不過,任何教會都會有自己對聖禮的理解和施行的方式。因此,牧者也需要在這方面學習、成長、內化,直至他/她認同和接受,那時才是理想的按立日子。從這個角度看,在職培訓是免不了的,區會亦在其中有一個角色。何況,牧者還要對本會的歷史、傳統、教制、禮儀、組織和事工有所認識和學習,才會如魚得水,不會處處碰釘。

還有,部分牧者會被堂會委任為堂主任。堂主任需要有全局觀,懂得系統思考,具備一定的行政能力,又要領導團隊,指導下屬,處事處人,帶領教會不斷發展,有信心和勇氣面對內外的挑戰。牧者倘若不是天生的領袖,他/她就必須學習怎樣做一個領袖。如果他/她是個天生的領袖,學習的機會有可能使他/她成為更出色的領袖。

上述的學習過程,幾年是免不了的。堂會如果希望有稱職和出色的牧者帶領教會,理應支持牧者的在職培訓,同心合力,為教會培養人才。

耶穌曾説:「因為凡有的,還要加給他,叫他有餘;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過來。」(太二十五29)領袖像磁石,會吸引更多人成為領袖;不努力培養領袖的,恐怕有一天連僅有的也會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