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廬】走過艱難時刻的要訣

31

梁玉嫻 本會家庭支援服務中心主任

走進輔導室的,大多都是傷心人,能夠走過困境,或說可以捱得過,又不致體無完膚的朋友們,我發現也有些共通點,就是他們都擁有一些可投入的興趣嗜好,讓他們在面對艱難時,有喘息機會,有另一個世界可逃離一會,喘定了,有點力量,再上路。

就以我來說,這幾年來,有很多難過的時刻,都是為著家人、朋友的狀況,那些突如其來、那些無法預料的種種,都教我肩頭沉重,關關難過,也學懂了一些在難過時刻自處的要訣,做了可做的事,就走進另外的世界中,稍侍喘息;我會走進小說、戲劇、咖啡、音樂、散步中;很好,可以讓我躲一躲,讓我避開那無邊際的憂慮和鬱悶,也不會久鬱成病。

有套日劇名字叫《逃避雖可恥但有用》,原句是匈牙利諺語,翻譯過來的意思大概是:「生活中有些事情不要太勉強自己,雖然逃避是可恥的,但活下去是更為重要的」,也有另外的翻譯說法,大意是「逃避不可恥,事情難以面對時,要稍作停頓」。「逃避」一般給人的感覺都是負面,而「面對」又被人重點推介,就我觀察,有時人長期「面對」或「負荷」一些過於他們能力的處境,除了對自身傷害(身與心),對事情、其他人或關係,也不一定是好的。

「逃避」或說暫離一會,也不是容易的;我發現,原來很多人都「無處可逃」,沒有嗜好、興趣或寄託。有些人當遇上情緒焦慮和抑鬱,都會被身邊的朋友勸說,做點自己喜歡的事吧,但這些時刻才發現,自己沒有一些所謂「喜歡的事」,坦白說,就算平常有嗜好的人,在這些時刻,也未必即時能提得起勁投入嗜好之中,沒有的就更加困難,不是他們不想抽離一下、休息一下、充充電,而是「無處可逃」!

在這方面,我的體會很深,我本性憂鬱善感,面對難題時,就更加煎熬;在以往的時日裡,當我遇到重大困境時,我的生活會全然失去重心,全身投入「面對」事情,在別人看來是很正面和積極的,就算事情稍為降溫,我亦會為所有「可能性」而憂心忡忡,整個人失去動力;那時我沒有另外一個世界給我喘息,另一個世界對我來說是陌生的,當被生活的困苦拖著時,我根本無處可逃,我相信若這種狀態維持過長日子,我的精神狀態一定受到重大損害。

後來的日子,生活較有空間時,我開始多點時間去投入另一個世界,看書、看戲、聽音樂……不亦樂乎,不是偶然為之,而是全情投入享受,有一種活著真好的感覺;今天,有擔憂痛苦時,我就可以進出於另一世界,擔憂痛苦並沒有消失,但多了一點力氣;而且在另一世界中,尤其是藝術世界,你會觸碰到別人世界的苦樂,世界大了遼闊了,面對自己的困苦時,眼界不同了,稍微加添了一些力量;可以轉移一下視線已很好,視野也確實不同了。 在輔導室,我的觀察也很吻合,有可投入的嗜好和興趣的朋友們,他們縱然也會有完全失去動力的時刻,但稍微可以開始將精神放於可寄情的事上時,康復的路是容易走得多;所以,當日子稍平順時,我會多流連於另一世界中,既是享受,又是強心健體,不要太過迷信輔導或藥(有需要時還是要的),開始尋覓自己的愛好,永遠不會遲,這是陪伴我們一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