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廬】一家人的旅程

389

梁玉嫻 本會家庭支援服務中心主任

通了關,社交媒體充斥友人出關外遊的照片,辦公室或朋友聚會,話題總離不開外遊;當然,我也開始想想何時再一家出外,上一次已是二零一九年的暑假,喜愛外遊的配偶,更是興高采烈,在我面前苦惱先去那個目的地。說時遲,那時快,大女兒三月尾已經飛往意大利;而小女兒六月亦會跟同學到台灣。事實上,以往能一家四口去外遊,在今天來說,是很需要計劃和商討的一件事,不再是那麽理所當然的事,單是夾時間也讓人氣餒。

這個處境,讓我想起不同階段一家外遊的感受;最深刻是小孩踏入少年階段,孩子大了,配偶老大了。

出門時,再沒有小人兒爭著拖行李篋,反之,累了孩子倒可幫上忙,check in過關,樣樣自行料理。大人到景點想拍個照,少年人不太情願拍一個,送上招牌笑容,大人興致勃勃,再要求多拍一張,臉色就來了,大人忍著氣,下個景點再接再厲。配偶事事比前謹慎,怕出錯,看了又看,檢查過再檢查;珍惜一家人出來的時光,兩大人口中常念念有詞,念這念那,少年人繼續聽著耳機,目光早飄到遠處的旋律;大的仍彈著老調,說些一家外遊的往事,發放那些老笑料,小的淡然一笑,既得不到如期反應,大人不是味兒,唯有繼續計劃行程⋯⋯。

旅程中見人生,父母與子女的角色開始含糊交叠,不再是一面倒的照顧與被照顧,彼此都要調節;大家的喜好節奏又開始不一樣,若仍執著以往的風光,是自尋煩惱,這種轉變記錄了孩子的成長,我倒覺得很有趣,也是珍貴時刻,縱然有點不好受。

當然,最難得是在旅程中,偶然遇到一家大小都共鳴的時刻,大有大的享受,小有小的雀躍,實在是舒暢,很珍惜此情此景,因這些都不是常情,硬要將這些情境,冀盼成為生活日常,是自尋短見的行為;不要說一家大小,就是夫婦二人,心意互通,彼此共鳴的時刻也只是偶然出現,經常夫婦甜蜜或一家同心同步,確實是有點脫離現實的。旅程中,小的懂自理,大的難得肩頭鬆了;有些時候更可各有各節目,分道揚鑣,各得其所,我覺得很好。

無論外遊或人生之旅,孩子們已開始踏上自己的旅程了,我有時會情不自禁地憂慮他們的旅程,好奇他們可能遇上的風光和阻滯,心裡誠心誠意地向上天祈求,求甚麼呢?平安⋯⋯當然很好;除此以外,我祈求他們心中有神聖,順境逆境都保有高貴的靈魂。想到他們會受一點苦,心中會不忍;但更不忍他們過著沒有反省、隨波逐流和靈魂沉睡的人生。

就是這些時刻,踏上人生的新階段,我倒是沒有怨氣唏噓,是順命和細味當下,且有點雀躍興奮;我們一家,大的心中一番風景,小的心裡想必是另有景致。 心中除了感謝,還是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