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僕之言】同行與陪伴從來都是「奢侈品」

314

馬文強宣教師 錦江紀念禮拜堂

成為教牧已有三年,但感覺自己仍「好Green」。由畢業到現在,學校及教會大部分時間都不能正常運作,於我而言,難以實踐牧養召命。感恩今年年頭,很多地方已漸漸回復昔日運作。隨之而來,牧養的壓力也恢復「正軌」。

回想當初回應上帝的呼召時,我帶著「服事」兩個字入讀神學院。在接受裝備過程中,明白到牧養不單是服事,更是先建立關係,再以同理心關心,並分享、同行及陪伴。這就是我所理解的牧養召命。

三月尾,我隨同學校參與了三日兩夜F.2福音營。我被安排與一班在讀書及操行上都有參差的學生,成為小組導師。雖然有壓力,但能實踐牧養是難得的。我原本與那些學生鮮有見面,但在營會第一天,他們已毫無保留地在我面前表達「常用的語言」,瞬間,我和他們熟絡程度也一同提升。於我而言,講粗口反映青少年較反叛行為,但也不代表太多事情。適量的勸阻,教導他們三思後說話已足夠。從來,最大的挑戰反而是如何牧養他們。

事實上,因為我既是校牧,又貌似老師管理秩序,身分上有些模糊。其中一位學生(下稱學生A)因不滿我制止他們講粗口,對我略有微言,並直指:「呢個校牧好麻煩!」心臟強大的我,當然不以為然。其實,在營會前一星期,我已在不同老師口中收集情報,希望能盡早認識他們的脾性,希望可以建立良好關係。不過,青少年的反應就是直接,不喜歡就是不喜歡。但慶幸,情況在營會中途有所改變。

第二日的營會,一位基督徒老師因為唱詩歌及一些畫面,感覺到上帝很愛學生們,所以感動落淚。學生A當然把握機會,用取笑的方式叫囂:「佢信耶穌信到懵咗!居然喊!」此時,我靈機一動,在10分鐘的小組分享中意外地開展了對話。

我假意認同他們:「係囉,點解信耶穌信到咁?!點可以咁容易表露軟弱㗎。」

他們點頭表示認同。

之後我再補充:「喊,俾人感覺廢、冇用,所以男士都會隱藏,尤其唔開心,然後搵其他嘢依賴。我信主後,易喊咗。我發現喊,有另一重意義,就是如實地表露真我。」然後指出基督徒是因為主的大能,得到莫大的安全感,因此不怕表達軟弱情感等等。

我見他們開始思考著甚麼。所謂,要繼續吸引青少年注意,有時要「Never Let Them Know Your Next Move」。我話風一轉,談論到食煙的問題。「我知道你哋都有食煙習慣,我同你哋講,我四歲就開始買煙㗎啦…」我見到他們雙眼發光一樣望著我。

「不過分組時間無多,遲啲再分享啦。」此時,同學A要求我再分享多一些買煙的經歷。不過,礙於分組時間真的有限,加上營會還有一個環節是我的分享,我識趣地結束話題。(事後我聽到老師們說,同學A當晚不停談論起我4歲買煙的事情,對我的態度有 180度改變,計劃總算成功。)

到了最後一天,學校安排了半小時給我有見證分享。能夠有這個時刻,必須要好好把握。我把我的成長見證,與前一天有關食煙的問題連起來。事實上,我的信息很簡單:人生很迷茫,靠主得力量。但因為我的成長經歷,讓他們產生共鳴。當下,我再次感恩上帝在我迷茫時看顧我、拯救我,甚至把我過去的成長苦痛,成為了別人祝福。這完完全全就是上帝的工作。

在營會中,最令我感動的是發生在最後一次分組。他們的面貌改變了,可能是聽了我的見證,可能是他們有所反思。我把握機會教導他們祈禱。「祈禱就是當我們迷茫時,同神傾計,傾咩都得㗎。」他們跟隨我的教導,獨自地默默祈禱,然後逐個逐個說出「阿們」。不知為何,我哭了。

能夠與這班學生同行與陪伴,對我來說從來都是「奢侈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