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僕之言】牧養札記——湊仔經

873

陳天融宣教師 紅磡基道堂

前陣子,我陪伴一位中二同學去醫院覆診,竟被醫生錯認作同學媽媽,學生被逗得捧腹大笑,而我只能尷尬而不失禮貌地澄清身份:「不!我是他學校的姑娘,他媽媽今天有事不能陪他來醫院」。

作為駐校校牧,專責中學、大專事工、牧養青少年的宣教師,「校牧」、「事工」、「牧養」,這些詞語都為我的事奉添上一種「專業感」,但我更喜歡以「湊仔」來形容我作為宣教師的日常。我以為我的職責是教導聖經,但原來也要教他們生活。年青人遇著功課難題會找我;測驗考獲高分會從課室飛奔到我辦公室告訴我好消息;不懂坐巴士會問我;煮飯燒焦了會向我求救;跟父母吵架會向我訴苦;閒來無事會來騷擾我工作;餓了會問我要餅吃;青春期開始重視自己外貌,要我教他怎樣穿搭⋯⋯我原以為自己最常說的話是「多禱告、多讀經」,但事實上我最常說的卻是:

「薯片不可以當飯吃!」
「要有禮貌,向人家說謝謝!」
「過馬路不要低頭看手機,注意路面!」
「用完的東西要自己執拾!」
「快點溫習,明天有統測!」
「現在很晚了,快歸家去!」

小時候常常厭煩媽媽嘮叨,現在一舉手一投足原都是我媽媽的影子。

有位中三的年青人說:「天融姑娘,你是我們的媽媽,你老了我們送你去老人院,週末來探望你,為你推輪椅,帶你去飲茶。」我真是哭笑不得:「好!你們要努力讀書,努力工作,我老了,就靠你養我。」其實我只比他大十六歲,若然我有八十歲,那時他也六十多歲,兩鬢斑白。在年青人眼中,我是聖經教師、輔導員、音樂老師、形象設計師、朋友,更是媽媽。每天參與在他們的生活中,稍稍體會到家長的苦心和無奈,所謂「一啖砂糖一啖屎」,大部分時間他們真的很可愛,口甜舌滑討人歡喜。然而,有時他們不加思索的行為卻氣得我暴跳如雷,面對不斷重蹈覆轍的反叛小子,我更是筋疲力竭。曾有學生的媽媽向我哭訴,拜託我幫她「教仔」,坦白說,我哪有獨門「湊仔經」,面對著難搞的「子女」,我也束手無策。教養子女,談何容易?牧養青少年,實在是個勞心勞力的過程。當我心力交瘁時,一步一挨地到神面前禱告:「家長都只不過是要教養自己的孩子,都已很困難,我卻要牧養這麼多個別人的孩子,太為難了!」

想起耶穌將要升天前與彼得的對話,那時的彼得,或許對自己三次不認主而感到自責,對於耶穌的離開感到迷茫。耶穌不但沒有責怪他,反而親自將牧養羊群的使命交給彼得。約翰福音二十一15

耶穌在吩咐彼得牧養祂的羊之先,祂問彼得是否愛自己(耶穌)。耶穌不是問彼得「你自覺有能力嗎?」「你有事工遠景嗎?」「有牧養計劃嗎?」甚至不是問彼得「你愛那些需要被牧養的人嗎?」耶穌對彼得三次的提問「你愛我嗎?」,彼得的回答:「主啊,是的,你知道我愛你。」正正回應了他三次不認主。彼得成為別人的牧者之先,他先被耶穌牧養。唯獨經歷過主親自的牧養、經歷祂的愛的人,才知道怎樣愛主的羊。將難處和掙扎交託禱告,認定「主呀,你知道我愛你」,繼續牧養主所愛的孩子,忠主所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