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再思籃球事工

117

鄭海傑宣教師 信徒培育部籃球事工小組委員、合一堂馬鞍山堂

天氣漸熱,又開始執拾衣櫃,將冬季與夏季的衣裳替換,卻拾出了一件十年前已穿不下的球衣。為何至今仍沒有丟掉?是因為念舊:這件球衣印下了我車禍坐輪椅後,重新披上「梁發堂(LFMC)籃球隊」戰衣去參加區會籃球比賽(培生盃)的回憶。當然我已不能好像受傷前一樣,在籃球場上與隊友們攻守進退,可是我的心仍能「落場」與他們一起經歷球賽的ups and downs。其後,我的戰友們年紀漸大紛紛「退役」,教會籃球隊亦隨著區會再沒有續辦比賽而無聲無息地解散了。

直至二零一七年自己作主僕十周年時,在重整牧職生涯時被聖靈感動,主動向區會提出自薦在本會創會百周年之時,透過信徒培育部的青年小組一起籌辦籃球聯賽。藉此結連區會的堂會,也讓堂會中的老、中、青球員有機會凝聚一起,上下一心地參加區會主辦的籃球聯賽。我當時擔任籌委會主席,感恩得到區會眾牧者的支持,也有不少堂會積極的報名響應,最終「創會百周年籃球聯賽」得以舉行,並且在「香港體育事工聯盟」的協助下,平安順利地完成,讓每一場比賽都成為馨香的祭,成為榮耀上主的見證。

當時不畏勞苦的籌委們,以及對籃球事工有遠象而新加入籃球小組的肢體,準備在二零一九年再次舉辦區青籃球聯賽時,社運與疫情令我們無法勉強繼續,於是在無奈中決定暫停籌備計劃,靜待及等候上主的時間。結果一等就是五年,世界和社會雖遭巨變,但我和籌委們的心沒有絲毫改變,我對籃球事工的反思亦未有退場。

疫情後城巿的脈搏,社運後青年的呼吸,都與五年前不同。看著身邊親朋一家又一家的移民,教會肢體一個又一個的離開,不少牧者都感到迷惘、迷失方向,我也不例外。這使我不得不在上主面前迫切地、謙卑地禱告,不得不重尋、更新牧養理念。在禱告中,我想起了一首二零一零年的作品,是我和一位姊妹為了合一堂馬鞍山堂的青少年佈道會創作的,歌名叫《惟獨有祢》。此曲沿用了織田哲郎《直到世界的盡頭》之旋律,也就是《男兒當入樽》中令人熱血沸騰的插曲,而我們就填上具佈道性的粵語歌詞。

跌跌碰碰也會繼續前路,神了解心裏那迷惘,
在這天找到真方向,未畏縮敢努力向前。

惟獨有祢

想不到上主使用昔日創作的這一句歌詞,為在迷惘中的我帶來安慰與亮光:安慰是,上主果然了解我心裡那迷惘,祂知道我的處境!提醒我在跌跌碰碰中,也要不畏縮地努力向前走;亮光是,縱然各人因著不同的原因四散,到教會聚會的人越來越少,但仍要緊記上主的愛是永遠不變,仍有許多未信的人需要福音!我在想:若果一個籃球能凝聚堂會老、中、青教友,它也可以凝聚未信的人一起,透過爭奪每一場比賽的勝利,與教會隊友建立「戰友」般的關係,從而藉著籃球認識福音,相信耶穌,得著救恩!

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
—約翰福音十四6

百周年決賽籌委體盟合照

主耶穌就是通往天父的唯一道路。我想透過區會籌辦籃球聯賽,不單好像「創會百周年」那次凝聚各堂會,更要透過籃球聯賽製造一個「佈道平台」,給堂會推動力,鼓動教友去傳福音。我們可以邀請久未見面的教友歸隊比賽,或者邀請身邊未信主又喜歡籃球的人一齊打波,又或者邀請未信的親朋一起觀賞籃球比賽,並為堂會球隊吶喊助威等等。堂會可藉著這「佈道平台」物色合適的福音對象,幫助他們走上這條認識主耶穌的道路上。

疫情緩和後,現任籌委會主席羅記(羅鎮源弟兄)邀請籌委重啟會議。因著從上主而來的反思和領受,當一聽到羅記主席召集,我們的回應就像球員們聽到教練的哨子聲一響,便紛紛集隊般積極響應。一班籃球事工戰友們便於二零二二年十二月底召開了疫後第一次會議。

第三次三人賽冠軍

知道教會在社運疫後大不同,籌委們共識先「小試牛刀」,決定於二零二三年先舉辦「三人籃球比賽」試試水溫,降低參賽的門檻,令堂會只需有4名球員就可以參加比賽。其後又增設「女子組」、「一人報名」等策略,務求做到不論男女、不論人數,只要「您想」,就可報名比賽。如此,區會青年小組就在二零二三年至今舉辦了3次「三人籃球比賽」,為區會疫後第一次舉辦的「青年小組五人籃球聯賽」鋪路。 您的堂會有感動透過這平台凝聚教友、領人歸主嗎?盡快報名吧!